圖片 涼人_中國體育app直播|官方推薦下載*

涼人

20
05月

文(白歌離語)

意薄人微涼,意薄涼人語。

前·

槐花樹下,槐花開,花落泥土,淚人衰。梁國四年,梁京城中一富家誕下女嬰,取名言佩。自古以來不是嫡出而是庶出的子女,歷來不受重視,言佩就是如此。母親曾想母憑子貴,卻偏偏生得女兒,言佩、言佩,盡是輸的。

出身低賤,人心總隔人一層。小時的聰穎,也討不到母親的絲毫笑容,母親總是倚在床頭,望著窗外。我總不知母親為何癡望,不過一棵老槐樹,四季循環總不厭。有時我也會陪她一起看,但性子不夠坐不住。后來我央求著青娘教我女紅,教我識字,一有好的東西或是滿意的東西,都會跑著拿去給她看,她只會淡淡的說句好,再無言他。我總氣母親為什么不重視我,直到有天我爬上樹,將花一朵朵的打落,將葉拔光,只剩光禿的枝干,母親從房中走出,站在樹前看著我,那眼中的光雖然與平時無恙卻覺得無神,我看得害怕,慌忙從樹上下來,卻是踩空摔了下來,我跪在母親面前哭說:“佩兒知錯了,求娘不生氣.”母親望著我說:“起來吧!鞭D身就離開,不留情的回房了。我跪了一天一夜,終昏在了滿地的槐花中。青娘抱著高燒不止的我回房,一病半月,等我病好時,跑到母親的房中,才知她也病了半月。卻不知從那刻起,我耗了她的命,賠了她的心,是啊……所以我是佩兒,言佩。她死前的那刻我陪在身邊,她用一種從未有過的眼神看著我,用手摸著我的臉說“涼人”。我哭著說:“我再也不搗亂了,娘回來!痹谖野麜r,一群人闖入這里,也是這時第一次看見父親,他淡淡的望我,就像母親還在世時?次业难凵,我不經打了寒顫。他讓所有人都離開卻獨留下我,一個人立在母親的床邊,一行淚流下,就抱起我離開了這個地方,也離開了母親。他一去不回頭,就像我再沒回來過,我不停的哭、留戀,也讓自己像極了母親。那年梁國十三年,我九歲。

從那以后由父親照顧,也從那刻起悲涼貫穿了我。我見過了嫡母,也見過了哥哥姐姐,他們總是打我,無緣由,而父親從不管,只有青娘一人維護我,然而從我有記憶起青娘就是照顧我的人。梁國十八年,入了冬,我一襲紅衣嫁于另一貴胄之家為側室,我不知這樣的婚姻背后有何種秘密,我只知道,我的夫君待我極好,不似父親對母親,不曾見一面。第二年,入秋,我懷了夫君的第一個孩子,但終沒生下來。

梁國二十年,他帶著姐姐和下人闖入房中,他滿心的憤怒而姐姐卻是沉默,他讓下人端了我一生都恨的藥,很苦,沒有入口只聞藥味。我問他:“為何?”他不語,姐姐卻告訴我說,這孩子不是他的,我看見姐姐眼里都是得意,我想那時我該明白了,原來如此。我抬眼看他:“一定要喝嗎?”他有些痛苦的說:“為了你的清白!睖I從眼中流出,那一刻我有多痛,他體會不到,一點也體會不到。我拿過碗,望著他說:“夫君,這孩子是你的!毖鲱^喝下,好苦、好苦,心是苦的,人是涼的,就如天一樣冷了。

我待在園中一晃三年,姐姐誕下一子,她如了愿,也從那刻起我見到了他“孩子好看嗎?”他不語,“叫什么?”他答“軒”,“快了吧?”他突然驚恐的看著我,不語,他站在那一直看著我,終轉身離去。我與他又和好如初,連下人都說他寵我,只有我知裂痕越來越大。梁國二十四年,我出了家門。

我來到繡坊,用一技之長養活自己,受主人重視接掌一坊,一年之后生下我的第二個孩子,取名為“斯”。主人見我辛苦,買了座雅宅贈我,我推說不可以,不是繡娘可以受得起的禮,他說:“你可以!蔽也话驳氖樟,我在繡坊的地位越來越高,手藝也越來越好,前來買布匹的人越來越多,我也依舊心如止水,不動搖分毫,就像一年前,我走出那個家門一樣。

我坐在床頭如多年前的母親一樣望著窗外,絲毫不在意下人搬走一件件的物品,我看著她說“姐姐,請你把夫君請來”她朱紅的華服晃得我眼痛,鮮艷的顏色就好像我看見了父親和兄弟姐妹的血在我面前流過,就好像聽見了他們的哭喊聲,而這一刻心是冷的。他來了,見他皺眉,只怕他并不想見我“你大概并不想見我,我也不想看見你,你要的,你得到了,縱然手段卑鄙,可你心安理得。呼…也好,夫君,這是我最后一次這樣叫你,只求一件事,休書一封,放我走!彼钌畹耐艺f:“我不會的!狈餍涠!傲既恕彼哪_步遲緩了些,但終消失。次日,我終離開了這個地方,留紙一張,只有兩字,涼人。

是了,這一開始就是一個局,可父親情愿跳,可保我活著,因為無法確保萬無一失,我嫁了,他縱然心痛也得看著紅衣一點點的離開。我不知道坐立床邊手握玉佩的父親是一種怎樣的心情。官商勾結,大多數輸的是商,我李家,一大戶也盡滅了,手刃他們的不是別人,正是我夫君。是天意嗎?終要如此,我懷著滿心的歡喜嫁與良人,換來的是涼人,可笑,這到底為什么?

終是好的,我有著孩子,看其長大,我不想他的一生延續悲哀,我將玉佩戴在孩子身上,暖玉,卻在我手上感受不到絲毫暖意。梁國二十五年,我二十一歲。

后·

李言佩:我從來都不是逆來順受的人,有著我的驕傲,不容別人踐踏,從小生長在優越的家庭中,總是讓人羨慕的,可我不感到絲毫高興,因為這意味著我失去了親情,他們常年不陪在我的身邊,讓我從小就多了份孤獨和冷漠,直到大四那年。

我的大學四年,格外短暫,在這四年里我認識了六個女孩,各種各樣的身份,各種各樣的性格,大家卻相處格外融洽,我們一起商量開店,也在離校外兩條街內找到了一個適合的店鋪,我出手租了下來,和他們一起經營,也因年齡最長,她們喊我大姐。

四年一晃而過,除了第二年青五出了國,其余幾個倒都在B城,而我們之中最早訂婚的是我,伴娘讓霜四和小七當的,她們一冷一熱正好對比。我則攜他的手,我們望著對方深情的笑著,言下承諾,可內心凄涼。我不愛他,他不愛我,我們甚至連對方最基本的一切都不知,就訂了婚,除了姓名,李言佩和Y。他是誰我從沒興趣知道,而能訂婚之人,他家大概有過之而無不及吧……

直到…那天我無奈讓小六陪我去店中,還沒走近,店前就人滿為患,我著急的跑過去?粗曜拥刮丝诶錃,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。我讓六兒去清理店鋪,讓周圍的人散去。進門便可看見墻上的大字,血淋淋的紅字。六兒尷尬的看著我,我勉強的擠出笑容說:“沒事”。我打電話讓人把店里重新粉刷一遍,再一通電話打給Y,沒等他開口就說“管好你的女人!”。也是當我清理了一個小時后,發現店里的損失比我想象的還要大得多。后來大家都來了,除了青五,而代她來的是C,六兒心痛,而我咬牙堅持著,大家看到店中情況便動手清理,而蘇二也要動手被我攔下來,她懷孕了,趕過來本就不易,我哪還敢讓她動手說“媛,你要是想讓我活得安心,你就別動”我讓蘇二的老公接走她。而我將整理的清單給C看,他也吃了一驚,看著我說:“這有點嚴重,要不我……”我打斷他說:“這是我的錯!毙∑哒f“大姐這要報案,這就要抓人…”我好笑的說:“你上哪兒抓?”“不就是……”小七又被顏三把口捂住了,霜四說:“那怎么辦?”“我來想辦法吧,也許…”不出所料,不久之后又發生了這樣的兩次,而我的脾氣也到極致。雖然后兩次不是他,但又有什么區別呢?

他們有些擔憂的看著我,深怕我說關店,我站在他們的面前說:“是我的錯,從今以后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了,我保證,害大家費心了,現在麻煩大家清理一下,我去處理一下!毕虼蠹揖狭艘还,拿著包就走了。

我來到他的面前說:“我答應!”Y輕輕的瞇眼笑著說:“好!”我將一份詳細的損失清單放在他的面前說:“看下吧!”Y看了眼,拿起筆飛快地在支票上寫下數字,遞給我“雙份”拿著支票就走。我將錢平分給大家,她們不理解我做了什么,也不理解這錢是如何來的。我說:“大家別請了,我們走吧,一會兒有人來清!

正是傍晚,就請大家去餐廳吃飯,大家沒有言語“一邊吃一邊說”我已經動筷了而顏三說:“大姐,你這頓……?”

四說:“大姐,我們也求心安!蔽沂种械膭幼鹘K停了下來,笑著說:“我兩個月后結婚的,你們誰愿意當我伴娘?”

C說:“言佩,你這是…?”“停C,青五的事你還沒有搞定吧?”

顏三說:“可是,大姐…”“停停停,我沒有被強迫是自愿的,再說對我又沒有壞處…”

小七說:“怎么沒壞處,那個Y就一…”

霜四說:“你想雙贏?還是…”我笑說:都有。我看她點點頭不再說什么了,氣氛也緩和了,我知道他們都懂了。

我想若是我沒出生在這家庭中多好…無意間回家,無意間聽見他在書房和人談生意,無意間聽見Y的名字,無意間淚落了…

母親來我房中問:“你答應了?”我躺在床上用手臂搭在眼上“嗯!”“也好,終是要嫁的…”她的一句話也沒聽進去,悠悠的開口說:“媽,你若是想要錦衣玉食的生活,我供你不好嗎?你這次又賭輸了多少呢?”她激動的說:“我在你眼里就如此不堪嗎?是了,你姓李,和他一個姓,你們李家從頭到尾有把我當人看嗎?”我無言以對,淚意涌出充斥著我的眼睛。李家…完了…

一個人的夜顯得格外靜,沿街走,看著遠處湖面上倒映的橋,真亮,真美,在那溫暖的光中我似乎看到了流逝的時光,卻抓不住,多想說別走…看著我身邊走過的情侶,我沒來由的心中抽得疼。好多年以前沒有親情我說不怕,還有友情和愛情。當被人利用,無盡的算計,我依舊說不怕還有愛情。而這一刻,我想說 沒了。我總想我再冷也是人,有血有肉有感情,這樣的我是活的,不是死的,可是幻想不過是自欺,可是安慰不過是自欺,可是冷漠不過是自欺…我就算再會笑,再會掩飾,也無法改變這個軀殼里已是死了的我的事實。

我如她所愿,亦如他所愿。當我再次扶上他的手,笑容依舊,他悄悄的在我耳邊說“你真美…”朝他再笑,就這樣帶上了我再也無法摘下的環,那枚精致的戒指,有些無奈的看著它,也望著我的良人。

好幾年前也說過 良人 兩字,那時覺得百年好合是一定的,覺得花好月圓是美的,覺得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是永恒的,可笑現在我再也不這樣認為了,沒了青澀的樣子,也沒有純凈的眼神,更沒了天真的性格,我如籠中之鳥,短暫地開籠時間也不過是安撫我浮躁的心,讓我繼續呆著,外面的天再大,也只許你仰望…沒了自由。

從我嫁于他的那天起,約法三章,我們擁有獨自的私人生活,前提卻是生下孩子后,我強烈反感他,但總有頭。從他知道我懷了孩子開始,就變了,體貼、熱情、包容了,有時就連我都開始懷疑他是不是轉性了,是不是愛上我了,可是他笑容下有多少計謀我想只需一件,這些美夢盡可碎去,就像我嫁于他的那一天,就是父親氣病的那天,我也只能笑笑,而父親沒能熬到我分娩的那日。

我休養了許久,終于站在我想在的地方。我到了自家公司,一掃Y安排的一切。當我回家時,看見他抱著女兒,總覺得這是假的,也說服自己是假的。我不喜歡和他對視,也不喜歡他意味深長的話,對于我在公司做的一切,他未說一句,只有說孩子今天的狀況,而這一切是我沒料到的,這還是他嗎?是哪個逼得我母親揚言自殺,最后逼入監獄,是那個逼得我父親住入醫院,最終病死,是那個在婚禮進行的過程中也依舊懷抱女人在某一包房…最終與我牽手的人嗎?是他嗎?是不是都不重要了…我不想關心了…

我越來越晚回家,甚至不回去,我得到我應得的而他什么也沒說。我去看女兒,睡得很安穩,小小的臉蛋,有Y的影子,也有我的,而這時女兒三歲了。我其實也很心痛,多想一直陪在她身邊,但就是做不到,就像當我知道她開口說話時第一句卻是“爸爸”這話直擊我心,就像我已經得到雙贏時,內心也依舊不覺痛快,而是心痛。

我靜靜的躺在床上,知道他未睡“Y…”

“言佩,你總是放不開…”

“…我們離婚吧…”

“…你就不怕果果恨你嗎?”我淚水溢出,一夜未眠。

第二天醒來他早已離開,我清好行李,去果果的房中,看著她睡得香甜,吻了一下額頭,吩咐保姆照顧好果果,走出這個家門。從某種程度來說我輕松了,可內心卻無比沉重…

我給自己放了一個長長的假。來到原城,也見到了青五,當我站在她面前,稍有驚愕“真沒想到有一天你也會來”“我也不曾想到”我在青五這里接受了治療,不過是一些解壓的方式,直到青五說:“大姐,好了,我能做的只有這些了,你在我這里也快有一個月了吧?總是要回家的,你倒是真不擔怕他擔心,難道…”

“嗯…!”

“何時?”

“來的時候,我已經將協議給他了,回去吧!今天好累!

“好”青五答應著,就去開車了,我和她一路上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,不痛不癢。當她停好車時,我的思緒就已不知飄到何方了。她下車后望著遠處卻心不在焉對車里的我說:“大姐,你怕是…”我疑惑的下了車,順著她的眼神望去,多美好的場景“嗯,怕是要回去了,他都來了,真可笑!蔽姨^無奈了…

我看著他抱著果果,放下她也由著她朝我跑來喊著:“媽媽,媽媽…”我想我動容了,再堅強的城墻也抵不過她的一聲 媽媽,我抱著她“果果”我想我舍不得了。他朝我走來說“回家吧!”我回頭看籽青,她朝我笑笑,C也站在她身邊,真美…

我想我看得不夠遠,不夠涼,以至于我沒想過Y是為了保住爸爸的公司才接手的,我沒想過Y是為不讓母親因自責而后悔錯殺了父親,這些都沒什么,有些瑕疵不是不可以忍受的,畢竟他給了我的一生。

我想我等的這樣久不是為了誰,只是為了我的良人。

一聲良人,換來的卻是涼人,我是涼人,得到的卻是良人。

2013.04.26-05.10

作者QQ空間: http://user.qzone.qq.com/934115823

關于本文
  • 屬于分類:隨筆
  • 本文標簽:
  • 文章來源:中國體育app直播|官方推薦下載*
  • 文章編輯:中國體育app直播|官方推薦下載*
  • 流行熱度:人圍觀
  • 發布日期:2014年05月20日
隨機推薦
各種回音
吉林快3和值走势图百度乐彩 甘肃三建怎么样 有没有可以赌钱的棋牌游戏 贵州十一选五任选基本走势 内蒙古快三遗漏一定牛手机 陕西11选五前三组遗漏 广州股票配资公司 快乐12图表精灵下载 哪种投资理财产品好 广东十一选五做号软件 精准稳赚计划极速赛车